电影

警匪片早已失去了生长的土壤,《除暴》这种用明星包装的邪不压正的俗套故事,就是又一次证明。

作者: 胡艳 发布时间:2020-11-27 来源:天天娱乐

上周 我去看了《除暴》,走出影院心情复杂,和电影宣传的拳拳到肉一样,确实打得挺实在的,可是我想看的是警匪...

  上周我去看了《除暴》,走出影院心情复杂,和电影宣传的“拳拳到肉”一样,确实打得挺实在的,可是我想看的是警匪片,想看裸男互揍为什么不直接看WWE啊?

  为了唤回对警匪片的美好记忆,我连夜看了七年前内地警匪片的巅峰之作,杜琪峰电影的沧海遗珠——

  《毒战》

  这是由海润电影出品,杜琪峰执导,银河映像两位王牌韦家辉、游乃海编剧,孙红雷、古天乐、黄奕、钟汉良、郭涛等主演的中国内地警匪电影;

  海润本身就是内地做警匪片是一把老手,有名编海岩坐镇,《永不瞑目》、《重案六组》、《玉观音》都是它的作品,加上杜琪峰的威力,相当于内地香港联合起来放大招。

  这部片子很毒,片如其名,是讲述香港毒贩和内地缉毒警之间的故事。影片沿用了香港导演惯用的双雄对决模式,一方是全能毒贩蔡添明(古天乐饰),一方是正义小队长孙红雷。

  影片节奏很快,电影开始第九分钟,俩人就见面了。

  一部电影,尤其是商业类型片,剧本都特讲究,有严谨的经典戏剧结构,而且编剧会对故事前十分钟的戏下功夫,因为它重要,甚至对电影起决定作用。

  开场十分钟,奠定全片基调,铺展人物关系,把观众代入到故事里,基本可以说,十分钟就能看出一个电影是好是坏

  《毒战》的前十分钟就挺讲究。

  电影一开始是古天乐满嘴冒泡地开车,结果歪歪扭扭撞进一家饭店里,人撞晕过去,手机一直在响。开场就留下悬念。

  接着以一个“津海收费站”的大远景交代背景,收费站是一个特巧妙的情节设置。

  有收费站就得有车流和人来人往,人一来往聚集矛盾就会集中爆发,在这里,小收费站成了舞台中心,主要人物纷纷开始登场:

  货车嗑药司机

  警察钟汉良

  大巴孙红雷团伙

  这一通简洁的串场之后,我们知道两个卡车司机嗑药了,钟汉良、李光洁正在追,孙红雷这一伙虽然不知道是干吗的,但肯定不是好鸟。

  随后长胡子的看出不对,拽着孙红雷匆忙跑路。

  这个小段落就特别能看出来导演杜琪峰的风格特征,人物、环境、氛围都是静态的,但里面就是有一股内在的动力,感觉一触即发,马上要出事。

  长胡子的带着兄弟孙红雷逃跑,突然就被雷雷一个伸腿绊倒了。

  正懵逼的时候,雷雷把他反手拿下,歪嘴自信一笑,这时一道正义之光打到红雷脸上,没想到他孙红雷小眉毛小眼的,竟然是个警察!

  对不起,我是警察

  接下来,长胡子的一伙被带到医院,他们用身体运毒,想拿毒品就得拉出来。

  孙红雷还在医院碰到意外车祸入院的毒贩古天乐,双雄正式见面。这时电影的主要人物和动机矛盾都清晰了,中间还包括一次转折,夹带不少追捕动作戏,而时间刚过去不到十分钟,牛逼啊!

  古天乐被抓后,怕被判死刑,想戴罪立功,受审后供出自己的上下线:一个是香港大毒枭标叔,一个在津海销货的哈哈哥。

  为了打入敌人内部,红雷前脚装标叔的马仔昌哥去见哈哈,后脚假扮哈哈去骗昌哥合作。

  这个是全片最好玩的段落,矛盾点紧凑,人物关系错位,本来是非常悬疑惊险的,但是因为表现风格偏舞台剧,愣是变得轻快好笑了。

  尤其红雷哥在这里的表演也挺狠,装毒枭的时候沉默凶煞,就是买瓜杀人刘华强,装快乐生意人的时候也很本色,张嘴一笑就是颜王帅雷雷。

  还有为了骗取信任被迫吸毒。

  一通折腾之后,孙红雷和毒枭终于要谈成合作。此时,另一队警方人马也终于摸清一处制毒窝点,夜晚去包抄,但是没承想制毒的两个聋哑人太能打了,人家那就不是警匪片的战斗力,而是20世纪80年代香港枪战片的战斗力,结果大聋小聋给警察一顿扫射,之后两人翻身从地道跑了。

  失业的相声演员可以转行去做杀手

  消息传回来,雷雷开始怀疑古天乐,因为他隐瞒了地道的情报。古天乐为了戴罪立功,抖出最后的重要信息:警方的目标大毒枭标叔,只是一个幌子,他背后是一个七人犯罪团伙。

  面子是一个人,里子有七个人共同决策,听着很像杜琪峰的另一部电影《神探》。

  《神探》

  《神探》玩得更脱一点,七个人不是隐藏在背后的决策团队,而是人内心的心魔,用七个不同的人把一个人的内心不同人格具象化,听着就特天才。《毒战》是写实的警匪片,和《神探》那种表现主义风格没有可比性,但从这里能看出杜sir在这部合拍片里夹带的私货,也可以说是他的自我致敬。

  这个七人犯罪团伙非常谨慎,从来不公开出现,他们遥控那个假标叔,和红雷在大舞台夜总会谈生意,但最终被逼得集体亮相。

  就快抓人落网的时候,古天乐扮演的毒枭添明仔突然反水,带着贩毒团伙和警察硬碰硬。

  影片高潮是一段街头大火并。警察这边是孙红雷、黄奕一伙警察,还有追击了整部电影的外地缉毒警钟汉良、李光洁;毒贩那边有反水坏仔古天乐和标叔七人团,古仔心狠,诱导双方开枪对射,自己马上开车跑路。

  但太不巧了,他在路上撞见曾经被自己出卖的大聋小聋,正开打呢,红雷哥小队立刻赶到,冲进决赛圈,结果和毒贩同归于尽,聪明坏蛋古天乐杀掉剩下的人,自己活下来了。

  之前说过,杜琪峰的电影都是黑色电影,但《毒战》不一样,《毒战》是北上的合拍片,要接受审查,毒贩绝不可能活到最后,于是片子结尾,古天乐站在火并现场,被赶来的特警抓获,最终被判处死刑。

  2003年,内地和香港签订CEPA协定,(全称是《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》),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,此后,大量香港导演纷纷北上,趁着这股浪潮开发内地市场,陈可辛就是赶在第一波进军内地的香港导演。

  有人出走就有人留守,同行们都北京香港两边跑的时候,杜琪峰放话“要拍一辈子的香港电影”。但香港市场不断萎缩,好莱坞电影又冲进来挤压电影生存空间,在拍了几部爱情喜剧试水后,2013年,杜sir带着自己拿手的警匪类型正式进军内地,同期还有《逆战》《寒战》《大追捕》这些警匪片一起冒头。

  《毒战》片场

  当时,许多银河影迷怕黑色港片北上难逃被夹的命运,或者像《大只佬》那样一部电影两种结局,结果《毒战》出来依然够劲儿够狠,当时有影评人魏君子评价它“恶趣味,重口味,高级黑,大杀四方,守住了银河映像元气” ,说《毒战》“不是港影北漂,而是杜琪峰北伐”。

  《毒战》这么牛逼,首先就因为敢拍,尺度够大,够生猛。

  影片开场就有体内藏毒拉出毒品的场景。

  有人说是咖喱鱼丸?

  还有几场枪击警察的戏,内地电影里的警察形象一直都是高大全的、不容侵犯的,但在《毒战》里,警察被车撞,被毒贩扫射,被团灭……

  结尾古天乐饰演的毒贩被判处死刑,这是内地电影第一次详细描写注射死刑的段落,非常震撼,直到三年后才有《烈日灼心》里邓超被封神的极刑表演。

  杜琪峰还在电影里留下很多隐喻。

  频繁出现的摄像头:

公安审讯室的“逼供”:

红旗飘扬的毒贩商船:

  而《毒战》同时又是一部合拍片,它的环境由香港都市转移到了华北平原,风格也从杜sir招牌的表现主义转到了现实主义。

  《PTU机动部队》舞台剧打光

  《毒战》写实的华北大地

  为了凸显环境,影片里出现了很多内地元素,和港里港气的演员一混搭,有股威士忌兑老白干的味儿,特冲。

  古仔军大衣

  古仔茅台

  相声杀手

  合拍片也意味着要接受审查,那么电影创作就一定要遵守规范。受此影响,《毒战》的人物塑造必然会被削弱。比如正义小队长孙红雷一定是高尚的,纯洁的,脱离了低级趣味的,从头到尾他必须不眠不休地勤恳办案,比如古仔是个毒贩,那无论如何他最后一定会被绳之以法。

  所有北上的警匪片都要面对这个问题,不要善恶模糊,不要灰色地带,要么是大全乎人儿,要么是穷凶极恶大坏蛋,这样一来,人物就只有一种个性,扁平化,很单薄,但导演毕竟是杜sir,人物不行就把故事拉满。

  影片尾声的街头乱斗,全员死光俨然就是银河映像《非常突然》的变奏再现,还是杜琪峰悲情宿命那味儿:警察、毒贩两伙人在电影里各种斗法最后同归于尽,古天乐为了活着,机关算尽骗警察、卖兄弟,结局还是难逃一死,毒贩大聋小聋怕被古天乐找到决定出逃,反而就是在出逃的路上撞上古天乐。

  人总是在逃避命运的时候遇到命运。天地不仁,无论一个人如何辛苦钻营,但最终还是走向注定的宿命。这就是杜琪峰。

  《毒战》一面迎合审查制度,一面巧妙地在影片里夹带私货,又保留了杜琪峰电影一贯冷峻凌厉,保留他宿命难逃的悲剧主题。

  当时《南方都市报》称其“不但给内地警匪片树立了一个标杆,丰富了这个本该多产却因为种种原因少人问津的题材,还在审查领域摆上了几块石头,让后面的人可以摸着它过河”。

  结果,后面的警匪片只有一个字,扑。

在最近上映的《除暴》,里面反复提到了一部电影《喋血双雄》:

  吴彦祖扮演的贼头到录像厅看这部电影,说,警匪片嘛,和警察学学怎么抓人。第二次在录像厅播放,警察王千源也来看,说,警匪片嘛,和贼学学怎么逃跑。

  其实强调《喋血双雄》的“警匪片”标签,就是《除暴》在自我指认,指认两部影片的对应关系,吴彦祖和王千源也对应了周润发和李修贤的关系:贼和警察双雄对决。

  选择《喋血双雄》就是因为它有代表性,能代表20世纪香港警匪类型电影的黄金巅峰。但不是说你向它致敬,套个近乎,就能说明你俩都是警匪片,都差不多,其实还是差远了。

  《除暴》说是警匪片,但实际是伟光正的主旋律,一边是“为人民服务”的金刚战警,一边是虽然没有动机但我就是要抢银行的假发贼头子,王千源在政治觉悟上就赢了,这怎么打起来,怎么对决啊!

  再说《喋血双雄》时期的香港警匪片,爽则爽矣,但其实内核不是在讲警察抓贼,而是在讲人。

  双雄对决的前提是两个人都是某种程度上的英雄,所以才棋逢对手,才惺惺相惜。

  周润发和李修贤,一个杀手一个警察,但都崇尚江湖义气,也都不是纯粹邪恶或纯粹正义的,他俩善恶是模糊的,没有非黑即白,反倒各处在一个灰色地带,互为彼此的镜像,才照出复杂的、真实的、粗粝的人性。

  义!

  香港内在其实很中华传统文化,注重人和人之间的社会关系,崇尚江湖道义。80年代的警匪片也受到了这种文化的直接影响。《喋血双雄》《英雄本色》《龙虎风云》都涉及警察,但叙事重点不在警察机关、司法制度,而重点在兄弟情谊,道义才是社会公理,道义才能维持社会秩序。

  这种崇尚道义的警匪片创作持续到90年代,世纪末开始转型。1999年,刘青云和刘德华主演的《暗战》可以看作一个转型期代表作品。这时候,新的社会规范确立,草莽江湖话事人退出权力舞台,警匪片的核心价值由道义转向制度,风格上也从血与白鸽的暴力美学变成警匪的头脑智斗。

  《暗战》里,警察刘青云就和大盗刘德华一路斗智斗勇,斗得火花飞溅,斗得基情四射。两个聪明人,你懂我我懂你,虽然彼此喜欢(指欣赏),但我是差人你是贼,必须送你进局子,这才相爱相杀,友谊升华!

  豆瓣辣评

  到了新世纪警匪智斗在著名的《无间道》里达到高潮。到这儿已经不是普通智斗了,能在《无间道》里斗完三部曲还毫发无伤的都可以去参加最强大脑了。

  传统警匪片正邪双方是互为镜像的关系,但《无间道》的两个卧底陈永仁、刘建明已经不是镜像了,变成一种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的更复杂的关系,这也能看出香港警匪片一直求新求变,来适应时代发展。

  CEPA后,香港导演集体北上,警匪片作为经典类型在合拍后开始新的探索,其中包括尔冬升的《门徒》《枪王之王》,庄文强、麦兆辉的《窃听风云》系列。

  However,最近两年,香港导演再拍警匪片已经严重变形,很多本质就是个主旋律商业大片,和警匪已经越来越远了。

  2013年的《毒战》成了合拍警匪片的标杆之作,后来还被韩国翻拍,卖得很好,拿了票房冠军,还创下2018年的观影人数新纪录,但韩国人只借用了表层外壳,拍来拍去还是犯罪动作片那一套。

  而wuli纯味儿的《毒战》,当年可以没有这般好运,票房惨败,虽然内地拿了1.9亿,但连成本都没收回来。

  后来杜sir没有再碰这个类型,《黑社会3》遥遥无期,他转头去拍了《单身男女2》《华丽上班族》《我的拳王男友》等等都市爱情故事。

  现在,警匪片早已失去了生长的土壤,《除暴》这种用明星包装的邪不压正的俗套故事,就是又一次证明。

  曾经,大家都以为《毒战》将是合拍警匪片的起点,没想到,却变成了终点。

  设计/视觉:SaiBO XiaOsI Men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李现新电影即将上映

    李现新电影即将上映

  • 警匪片早已失去了生长的土壤

    警匪片早已失去了生长的土壤

  • 吴京张译《金刚川》持续热映

    吴京张译《金刚川》持续热映

  • 合家欢动画电影首选《许愿神

    合家欢动画电影首选《许愿神